君慕_

“入此门中皆为吾友,风雪添作酒”

我的恋人是个傻逼怎么办(小甜饼/短篇)

“李白?”我放下手里往瓶口咕咚咕咚冒着泡的绿色药剂瓶,尽力地回想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的主人。庄周昏昏欲睡有气无力地靠在他那只巨大的鱼身上,连打了几个呵欠。

“越人真是健忘”他半眯着眼,纤长的眼睫低垂微颤“你上次还给他气得跳脚,差点配一剂硫酸瞅着他扔呢”

我似乎有点印象。

当时他纵横战场,仗着三段位移两段免伤为所欲为。而我?身为奶爸不仅满地图追着他奶,还顺着他两段位移跟到了敌人面前,他倒好,身形一闪,第三段位移脱离战场。

我在泉水边上想着是在那青莲剑仙的汤水里下毒呢,还是在他家里扔毒弹呢,两两权策,拿捏不定时,耳边兀地响起那刺客的笑声

“小医生,你好啊。”

好你妈。

我心道。

不去和诸葛争峡谷第一男神的称号,不去撩女孩子的裙角,反倒来欺负我这小小的二流法师。

“我刚刚不小心把你药瓶子给踩了”他仿佛没看到我阴沉的脸色,自顾自地说话“我会找个机会补偿你的,再见!”

我看着满地的绿色药水,内心无比平静,我的意志坚定而不可动摇。

就硫酸吧。


庄周揉了揉眼,“李白确实是个浪子,人人都说他生得俊俏又强健,却又经常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让人琢磨不透,越发让女孩着迷。越人,你觉着呢?”

“是个傻逼。”


……

我哼哧哼哧地往塔下跑,眼看着那蜀国的军师穷追不舍,心下一乱,竟放了个反向闪现,往着他的方向移了两步。

诸葛大招锁定。诸葛大招蓄力。诸葛大招发射。

我看着那连接着我的蓝色线条,一如我的生命线,它断裂的那一刻,也是我死亡的一刻。

我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那军师俊脸上得意的笑。

一声将进酒,我稳稳地落到一个人的怀里,巨大的元气弹也应声瓦解。

我不止一次地听闻,青莲的免伤就决定了他不会退下神坛。只要他手里捏着免伤,便是天神又能奈他何。有这般本钱,也难怪他恣睢肆意,轻狂洒脱。

我偷偷看他,他挥了挥手中长剑,直指诸葛眉心,抿着唇,一对凤目死盯着敌人,像是要把人盯出一个窟窿,怕只是因为一手托着我,不然早已追上去了。

李白身侧有酒葫芦,我一吸气,就能闻到凛冽的酒香。我不喜欢,但似乎也没那么讨厌。

“小医生,我帅不帅?”

他低头轻声问我,吹得我耳边有点痒。唇齿间都是桃花酿的清香。

刚刚横眉竖眼的玉面修罗,转眼间就变回了那个风流倜傥的李大公子,剑眉星目,笑意清浅,分外的清俊。

这张让多少姑娘哭着喊着叫老公的脸,我是万万说不出丑字的。我只轻轻道了声谢,逃一般地跑走了。

估计是刚刚被那军师吓得不轻,心脏还在不规律地跳动着。

我想了想,那硫酸还是免了吧,算我饶他。

……

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刺客就天天都来骚扰我。明明自己带着泣血,还大老远地跑来寻我包扎。后来,就是手指脱皮食欲不振这样的小事也要找我。蔡文姬那孩子倒是热心地紧,自告奋勇地说要帮李白哥哥,却被李白一个鬼脸塞了回去,气得小姑娘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哭哭啼啼地去找曹操,连着一个魏国的人都说李白的不是。

今天没有蓝buff放在我家门口,也没有李白偷来的各路边野。我心下一紧,急急忙忙地去打听他的住处。

我带上我的药包和绷带,心乱如麻,脑中乱脑补着他躺尸野区惨死龙坑的景象,心中一阵恶寒。

我看着眼前李府的大门,犹豫再三,敲了敲门。

“是谁…?”

声音沙哑又低沉,带着厚重的鼻音,应当是流感。

居然没死。

“扁鹊。”

“小医生!!……咳咳……你进来吧”

说实话,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高昂的声调和接下来软绵无力的声音,让我怀疑屋子里有两个人。

往日意气风发的青莲剑仙躺在床上,脸色说不上苍白,但也绝不称得上红润,床前居然只摆了一杯冒着气的热水。
 
“你啊你,别老听别人说什么多喝热水,既然是自己的身体,那就要好好爱护”

不知是不是医生的本性,我一见他放任自我的样子,心头恼火地数落他,明明我以前不是那么絮絮叨叨的人。

他倒好,睁着一对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分外的纯良无害,这明明不符合他的人设!!

完了完了,怕不是病傻了。

“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我伸手想探他的额头,却被反抓住手腕,那人稍稍一使劲,我就被连人带包拉到床上。

那分明不是病人应当有的力气。
 
我心道不好,行走江湖那么多年,不料一时疏忽,着了贼人的道。

他一个翻身压在我身上,一手扣住手臂,一头伏在我耳边,压低了声音

“我当时欠你的,如今肉偿,可好?”

……

有位病患问我 ,您的恋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像外界传言那般极尽风流,洒脱飘逸?

往日的点点滴滴涌现,千言万语从我脑海中略过,凝聚在舌尖。

我思忖良久,说

“是个傻逼。”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