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_

“入此门中皆为吾友,风雪添作酒”

为你,千千万万遍。(亮瑜/一发完/短中篇)

“你好,我叫周瑜,是这个学校的第一名,你叫什么名字?”

哦呦,够傲。

诸葛眉眼弯弯,笑得像只慵懒的猫,清浅的笑意下不知深藏着多少狡黠。

周瑜年尚轻不知人世险恶,年少意气不知他这句话立了一个巨大的flag。

打这以后,周瑜再没有拿过第一。

十五六岁的年纪,时一生中最狂傲不知收敛的时候,何况是周瑜这样天赋异禀的学生。往日独占鳌头的他如今看着那个高挑而俊美无俦的转校生异军突起后来居上,紧捏着老师的心尖儿,稳坐学生中的第一把交椅。

后来周瑜四处打听才知道,这厮打小就包揽了各大竞赛的头奖。如今来了这样生得貌美又聪颖,生来就为了摘下高考状元的天才学生,老师个个见了他就眉开眼笑。那些个姑娘更是分成了两路,一路站隔壁文学系的新生代诗人李白,一路站这新来的臭屁自恋狂诸葛,迷恋得失了矜持。

诸葛风华正盛,相较之下,往日热门男神的有力竞争者周瑜就显得无人问津。不仅如此,老师还是会送他去竞赛,但若是只有一个名额,那被极力推荐的定会是诸葛。

猪嗝亮你够狠。

周瑜心中将诸葛亮蹂躏了千万遍。
 
他或许会不甘,但他是周瑜,他的年少意气,他的挥斥方遒,他的傲气不允许他去嫉妒,这一切他都会吞咽消化,化作向前的动力。

自此后,每当有诸葛出席的活动,都寻觅不到周瑜的影子。有人惋惜难见两大学霸聚首,周瑜白他一眼,说我和他八字不合。

……

诸葛看着明明是来求教却高昂着头的周瑜,忍不住笑出了一口白牙。笑得周瑜心里直骂笑你个铲铲不就会做题吗有什么好得意。

还没发话,诸葛就接过他手上的笔,一手画图,一手指着题目逐字分析。诸葛思路清晰口齿伶俐,周瑜也是个有天分的孩子,一点就通还能举一反三,诸葛讲到一半他就能同诸葛一起讨论。

窗外有一颗巨大的凤凰树,温柔的光从遮天蔽日的绿叶和鲜红的凤凰花的罅隙中穿透进来,洋洋洒洒地照在少年们身上,为他们的年华镀上一层金边。

周瑜分神诸葛的侧脸,这个男孩确实有迷倒姑娘的资本,那一对蓝眼中水汽氤氲,若要作比,唯有汪洋星空。

他问诸葛这道题只有你会,把解题方法告诉我,你就不介意吗?

“教学相长”诸葛顿了顿,继续沙沙地写字,笔杆转动宛若舞者纤细的腿,“而且我也不认为你多知道了一个我也知道的解题方法,就有追上我的可能。”

那天在班上的同学都能举着手巍巍颤颤地发誓,周瑜绝对没有动手,绝对。

放学时,周瑜从诸葛那里拿回了写满详细公式的草稿纸,传递纸张时,他们的手不经意地触碰了一下,周瑜难得地低着头,细若蚊蝇地说了声谢谢

至于诸葛听没听到,他没去想。

……

周瑜身边也不乏几个跟班,万年老二和那榜首的诸葛合不来这事人尽皆知,他们便在周瑜耳边嚼耳根,无非是捏造诸葛的黑历史,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断章取义罢,似乎这样就可以拉近和周瑜的关系,营造他们处于统一战线的错觉。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周瑜。

有的人看见比自己优秀的人,只想着拉别人下水,同他们一起在污泥中苟延残喘,而不是想着成为同样优秀的人。

但他周瑜堂堂正正,虽然不是很喜欢诸葛亮,但从不恶意中伤。

说来也怪,自打他在路上小露身手后,周围人对他和诸葛的关系就有了奇怪的理解。

什么“护夫狂魔”,什么“以后诸葛成了状元,周瑜当了榜眼,夫夫俩加起来的分数怕是能抵上三个人的分数”更有“如今诸葛在榜单上压周瑜一头,等以后在某个方面,也会压着周瑜。”一类的风言风语四起。

诸葛多多少少也听了一些,忍俊不禁,他非但不恼怒,还想知道更多有关别人对他们的评论。他第一反应居然是周瑜现在怕是红着脸,肠子都悔青了。

……

同样身为绯闻中心的人物,周瑜对诸葛颇有点同病相怜,也带着点把他拉下水的愧疚,居然也没那么排斥诸葛了。

他边写字边悄悄地去看诸葛,发现诸葛神态自若,还哼着一段旋律,他知道诸葛是真的没有受影响,因为他发现诸葛心情好时会哼歌,手指随着节奏打节拍。
 
他还发现诸葛的右耳耳垂上有一颗痣,诸葛喜欢用铅笔在试卷上打草稿然后擦掉,喜欢在用完橡皮后把橡皮上的黑色痕迹抠下来,喜欢在思考时习惯性地抚摸左手上的一块皮肤。

周瑜都惊异于自己居然能说出那么多关于他的,微不足道的细节。

都说天才总是有些怪癖,像是夏洛克思考时喜欢十指指尖相对,作金字塔状托着下巴,他发现诸葛也有小动作助于思考——抚摸着左手臂上的胎记。像是那酥麻的触感能刺激他的大脑一般给予他慰藉。

那个胎记浅浅地陷下去一块,形成一个类似31A的特殊字符,在白皙纤长的手上显得尤为突兀,像是白玉上的划痕,生生地破坏了美感。
 
诸葛百无聊赖地靠在椅背上,偶尔翻一翻手上的书,用眼角的余光瞥一眼埋头做题的周瑜。偌大的教室里只有
周瑜窸窸窣窣的写字声。

“喂,周瑜”

周瑜停下手中的笔,秀丽的字迹刚刚写了一笔,碳黑的墨水在白纸上错落有致。随着他抬头的动作,露出了阴影下好看的眉眼。

“这次的状元应当是你”

入耳的话语清晰明了,周瑜却怀疑自己听错了。

以诸葛的实力,状元必然是他,毋庸置疑。周瑜知道诸葛考试会控分,却不想他在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中也会放水,难不成,难不成…

周瑜心头一动,心底生出一股没由来的感情。

诸葛知道周瑜对第一名有着执念,或许,他想在分别前夕,给自己的死对头一个礼物?

“我不用参加高考了。”

“……”

……

那天诸葛接到了隔壁班粉色包子头女孩的电话,他记得那个姑娘常常串班去请教周瑜题目,名叫小乔。周瑜常揉她的长发,笑得温柔。

电话里的姑娘哭哭噎噎,完全成了个泪人儿,破碎的句子组不成一句话。只翻来覆去地念周瑜大人周瑜大人。

诸葛费了好大劲才拼凑出完整的句意。

周瑜死了。火灾。

就在诸葛得意地告诉他自己取得了保送名额之后的两个小时。

电话里的姑娘哭哭啼啼,说31A出口是逃生路线,又说周瑜那天还邀请她当毕业晚会的舞伴。

诸葛出奇的平静,沉默地听着电话那边声线嘶哑的哭诉,安慰了她几句,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他就瘫软在地上,沉默良久,往事历历在目。

他记得周瑜甩了甩头发,头也没回地挥了挥手,留下一个背影。
 
自己的心脏突然一跳,叫住了他。周瑜疑惑地望着他,诸葛脑中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了忘记告诉了周瑜,但最后还是只憋出一句“……注意安全”。

……

他去寻了最年轻的时间操纵者孙膑。
 
“历史的改变会影响未来,甚至使你本来的人生轨迹面目全非”孙膑看着那对布满血丝的蓝眼睛,说“当然你几乎不可能改变历史”

因为如果你执意要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你会忘掉那个时空之后发生的所有事。也就是说,你回去了,再次遇见周瑜,你们从陌生人重新开始,你不会知道后来会发生火灾,不会知道提醒他要往哪个出口走。

诸葛陷入了深深的思虑中,下意识地抚摸那个胎记,顺着手腕往上两寸的地方。意料之外的,不再有那个再熟悉不过的“31A”胎记,有的,不过是无暇美玉。

孙膑看了他一眼,说这个时空中,你在别的平行空间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显现。

诸葛亮觉得有一根线把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31A,偏偏是31A,难怪是31A。

他以前可能有千万次地去寻找过孙膑,千万次地遇见过周瑜。

不过是他忘了而已。

他咬断了一半右手指甲,使它成一个尖尖的刀刃。

在左手手腕往上两寸的地方,刻下了能救他的周瑜的字。

31A。

如他以前的无数次那般。

这是个希望缥缈的机会,但他会一次次的忘记,重复着他和周瑜的相遇,相处,阴阳两隔。

循返往复。

诸葛看着自己皮开肉绽,血肉淋漓的手臂,努力地记住这三个符号,像是要把他们烙印在脑海中。

求你。

他对自己说。

如果你再叫住他,告诉他,往31A出口走,不管你觉得自己多傻逼多莫名其妙。

诸葛走入那时空隧道前,想起了他看过的某个电影里的一句话。

“为你,千千万万遍。”

……

诸葛耳边响起夏日聒噪的蝉鸣,夹杂着清澈的声线。

碧蓝的眼睛缓缓睁开,一个陌生的身影落在他的眼中,宛若一汪湖水稳稳地接住了一片阳光。

“你好,我是这个学校的第一名,姓周名瑜,你叫什么?”

那个红发少年眉飞色舞,如太阳般灼目,带着他一贯的骄傲。

“敝姓诸葛,单名亮。”

他说这话时,左边心腔有什么在止不住地剧烈跳动。

与君初相见,犹似故人归。

少年的头发飞扬,窗外的凤凰树刚刚结出花骨朵。

而那年,他们刚过十五。

评论(12)

热度(75)